01568 命运的烽火(七)

“临行前,还有什么必要的交代吗?”桃沢花子问游格格。

游格格想了想,借用一句老话说道:“都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人类文明从诞生至今真正受苦受难者永远都是最底层的无辜平民,时代的大潮来了,他们连知情权都没有就被迫接受了命运的洗礼……所以……我对你没什么可交代的,你只要记得,你不是我派去欧洲的将军,我与你也没有任何心机牵绊,只不过是看中了你心里还有一份善意,便期待着,你这道光能破开乌云,照亮大地。”

游格格的话若在平时让桃沢花子听来,肯定觉得肉麻的不行。

但意外的,分明是作文的辞藻运用,却一点也不违和,一点也不尴尬。

桃沢花子甚至有种被感动的感觉。

“我明白了。”

“嗯,去吧,去点亮世界,去点亮人心。”

……

“叮!”

时间到了,桃沢花子睁开眼跟着就听到苏瑶轻声吩咐手下人道:“导能开始。”

“是!”传令兵转过身去高呼一声:“导能开始!”

“嗡————————————————”

随着能源阀被打开,充沛的电流开始涌向“烽火”高塔。建成七十米高,平均宽九米,好似两根音叉交错而立的“烽火高塔”其学名为“量子谐律共振通讯器”。

这是目前人类所掌握科技中技术难度最高、集成尖端技术最多,也是目前最先进的无介质通讯设施。

它的优点是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的0延迟通讯,无需介质,不会被任何东西屏蔽。

缺点是该设备需要至少七组特制的超大型导能设备持续供能,而每五组导能设备都需要一座中等规格的核聚变发电站满功率负载才能支撑。

如此巨大的能源消耗是“烽火高塔”的致命缺陷,所以该技术一直处在休眠状态,直到今天……在太阳“消失”以后,无线电波退出舞台,超级光缆又被他人掌控的今天,“烽火高塔”将成为人类重启共荣模式的重要基石。

为了这一天,德国方面已经暗中筹备许久。

但谁都没想到的是,当“烽火”刚刚被点亮不到一分钟,德国总理才走出堡垒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遭人割喉暗杀!

周围的保镖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位在前期工作中亲自清理了一大堆叛徒的将军就这么的突然叛变了。

随后苏瑶脸色一变,抬枪就射击。

在桃沢花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子弹击穿了一名冲向“烽火高塔”下方冷却装置的死士!他的头颅向后明显的后仰了一次,却并没能真正阻止他的死亡冲锋。

同一时间反应过来的还有拓跋扈及一众高天使成员。

他们毕竟是经过升格改造的超级战士,在危急时刻表现出的应对能力远远超过了这个时代任何职业军人的极限水平。

但奈何谁都没想到就在德国人自己建立的核心防线之内居然藏着这么一群疯狂的死士!

拓跋扈眼看子弹攻击无效,二话不说就跳下高台,用自己的身躯护住了冷却法组。而终于回过神来的夏目也扛起了脉冲炮开始尝试击退那些以自毁方式意图中断“烽火”点亮的叛徒。

可即使这边反应足够迅速,爆炸声、枪声、惨叫声还是此起彼伏。

暗杀德国总理的陆军上将在刺杀完成后也引爆了身上的炸药,他在临死前高呼“主啊!我回家了!”随后,在剧烈的爆炸中他的身体四分五裂,周围的保镖也未能幸免于难。

整个防线内部乱成一团。

好在临阵指挥官不止苏瑶和一众德国高级军官,还有游格格安插在各国军队中的内线,这些人才是游格格有底气说要关起门来打孩子的致胜王牌。

桃沢花子是在突发状况发生十秒后才投入的战斗。

她架起了举起步枪连续狙杀了十多名试图炸毁导能装置的叛徒。

外部阵地上还算平静,可这内里的动/乱却一下子就伤到了元气……

等到半个小时后,叛徒基本被肃清一空时,两名还活着的俘虏被押送到苏瑶面前。看着这两个死到临头还一脸笑容的黑人士兵,苏瑶连盘问的想法都没有,就冷漠的说道:“扒光了丢出去。”

几名刚刚失去最高指挥官的德国士兵立即照做。

而那两个叛徒居然用略显生涩的中文高呼道:“主的福音即将降临!你们阻止不了的!你们阻止不了的!”

老烟斗咋么着滋味说道:“信仰这东西还真是可怕的很。”

手还在颤抖的桃沢花子吸了吸鼻涕道:“现在少了一组冷却法组,我们已经没有应对任何意外的可能了。”

苏瑶看着远处刚刚被抬走的德国总理,这个男人是值得尊敬的,只是他还是看走了眼,居然让自己身为校友的心腹爱将当中刺杀……幸好这件事没有传播出去,否则一场动/乱在所难免。

“这座‘烽火’只是我们要点亮和守护的第一座‘烽火’,随后我们还要去往阿

尔卑斯山脉,去珠穆朗玛峰,去西伯利亚,去青藏高原,去渤海湾,去澳洲……总之,要把全世界的人都叫醒,要团结他们,争取所有人的力量,因为这不单单是我们这一群人的战斗,更是全世界的战斗。”夏目说完拿出准备好的芯片递给桃沢花子道:“去吧花子,去告诉全世界这里发生了什么!去告诉全世界!欧洲正在遭遇什么!去告诉全世界!他们应该做什么!”

这一瞬间,桃沢花子感觉自己接过了千钧重担。

正当所有人期待着桃沢花子向“烽火”走去时,极远处的天空突然被照明弹点亮。

一颗。

两颗。

三颗。

……

十颗!

天空都被照成了红色。

苏瑶眉头一皱:“敌人来了,拓跋扈,去叫小厨子,让兄弟们从侧面杀过去。”

拓跋扈嘿了一声狞笑道:“好嘞!”

桃沢花子愣愣的看着苏瑶的人离开。

李丹默默的看了眼桃沢花子手中的芯片,然后说道:“快去吧,别浪费时间。”

桃沢花子握紧了芯片,然后快步走向“烽火高台”!

……

二十个小时前。

波兰华沙第三避难所。

高层们已经收到欧洲地区的“烽火”即将被点燃的消息,不过他们并不知道“烽火”点燃会向他们传递怎样的讯号。

不过整座避难所已经进入全面戒严状态。

任何人员不得出入住处,否则格杀勿论。

波兰总统杜·卡奇召开紧急会议,不过出席会议的却有一半并非波兰最高管理层。这些人里有鞋匠、有修补工、有繁育师甚至有在押的重犯。

可直到今天,剩下的一半高层才知道原来在他们身边不止潜伏者敌人,还有化整为零的朋友。这些人都携带着第一中轴的星标,他们中有一些是商君骁培植的嫡系,也有一些是直接受游格格管理的暗流。

不到“烽火”被点燃的那一天,他们可能一辈子都要以平民的身份生活。

所以就连波兰总统杜·卡奇也觉得十分惊讶。

但他更多的是激动和兴奋。毕竟从中国雄安新区1号避难所的事情发生至今,世界各国的高级别避难所都进入到紧张状态。

就在昨天,波兰高层的最高级别厨师长还意图在总统的咖啡里下毒谋害总统,若不是总统的猫舔了一口,现在杜·卡奇已经被放进他早已为自己准备好的棺材里了。

众人落座后,杜·卡奇沉声道:“大家彼此之间应该都挺陌生,不过我觉得现在不是相互介绍的彼此认识熟悉的时候,我们时间紧迫,必须果断的采取措施,所以我准备按照原定计划给各位准备编号,你们每个人拿到的编号就是你们从这一秒开始的唯一身份,你们彼此之间也要绝对的信任,哪怕这间屋子里其实还有叛徒也一样,因为我们这场战斗绝对会有无数人牺牲,我自己也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大家听清楚我说什么了吗?”

众人默然点头。

“那好,开始派发编号。”总统向秘书长点头示意。

秘书长开始从箱子里随机抽选编号派发给会议室中的各位。

编号下发过程中,杜·卡奇说道:“‘烽火’即将被点亮,届时我们会拿到一份起码能清理掉我们这座避难所内90%敌对人员的名单,这份名单一旦到我们手里,势必会激起这些人的疯狂反扑,所以我们计划将各层原有的武装守备人员和政府驻军进行穿插换防,每个人的武器也都将被严格限制子弹配备,对于私藏枪支弹药者,一经发现,一律就地处决!”

众人闻言一震,随后都默默点头,无人提出反对。

杜·卡奇无愧于波兰历任总统中最具执行力的实干派总统,他说完后起身拿出了自己的配枪放在桌子上道:“我给自己准备了四发子弹,四发子弹都是为我的家人准备的,我希望‘烽火点燃’二十四小时后,一切平息时,大家仍都能安然无恙的回到这里,到那时,我会拿出我私藏的香槟给各位庆祝一下。”

众人闻言纷纷露出会心的微笑。

最后一枚编号也在这是派发完毕。

杜·卡奇见状拍拍手起身道:“好了,会议就到这里,大家按照计划开始执行吧。”

众人纷纷离席。

杜·卡奇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他便一个人带着枪回到了总统的独立休息室。锁上大门,杜·卡奇转身看着床上抱着两个孩子的妻子,他微笑着走过去说道:“莎莉,不要害怕,很快一切都会过去的。”

波兰第一夫人萨拉蒙·莎莉曾是波兰最美的公主级人物,十九年前她嫁给了当时还在街上卖手工艺品的杜·卡奇,十九年后她已经是波兰第一夫人,而且拥有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人生美满,大抵如此。

可莎莉和她的丈夫却并未因此感到幸福美满。

经年累月的辛劳透支了杜·卡奇的身体,他得了癌症。

虽然清水家族的药物

可以延缓杜·卡奇的死亡期限,却永不可能真正让他痊愈。这似乎就成了一种支配关系。杜·卡奇知道自己是波兰人民的希望,但他同时也是这个家庭的支柱。所以杜·卡奇在面临国家和家人的选择时,将自己关在了这里。

他已经把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

按照双方的意思,换防是为了针对叛军,可去掉一半高层,叫来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并给他们派发编号又是帮助叛军。

杜·卡奇觉得自己已经在命运的选择题面前找到了第三个选项。

殊不知……多年以后,他的名字依然被刻在了耻辱柱上,成为了波兰幸存者心中永远的抹不去的阴霾……

……

几乎是在杜·卡奇做出选择的同一时间。

西伯利亚平原上,一群人正被驱赶着走出避难所。等待他们的是零下一百四十度的超低温,这些没有穿戴防寒装备的人在这种环境里不可能活过十分钟。

但没有人替他们求情,因为他们是叛徒。

是人类公敌。

这座编号为633A的避难所正在执行清理计划。虽然他们还没有收到来自欧洲方面关于“烽火”即将被点燃的消息,可他们已经知道莫斯科红场方面正在向西伯利亚深处增派兵力。那是红色印章传递的消息,那是反击开始的预兆。

为了庆祝这一天,已经隐忍一年多的萨缪晔夫决定将一百七十五名被“旧神”信仰蛊惑的叛徒丢进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让他们去见他们的“主”,让他们去信他们的“神”。

这些人中也有一些有能耐的,居然过了十分钟还没有冻僵。

他们紧缩着身体,仰着头盼望着天空出现幻彩,盼望着理想的过尽快降临。

可他们在临死前看到的却是莫斯科方面派出的空军力量在没有任何地面指引的辅助下划破天空。

远处更是传来钢铁雄狮踏破冰川时的轰鸣。

无畏的士兵们一路高歌,他们被派往西伯利亚深处,在荒无人烟的极寒之地执行守卫“烽火”的任务。

这份信仰,却不是这些期盼着“神”来救赎世界的叛徒所能理解的。

……

欧洲“烽火”被点燃七个小时前。

正在第一中轴等待命令的闻人静雪意外的见到了已经秃顶的鸠山楪奇。这个男人是高桥胤寺身边最疯狂的科学家,他所研究的“拟态结晶”据说可以临摹神的力量,从而让凡人真正意义上拥有“弑神”的力量。

只可惜,鸠山楪奇的成果出来的晚了一些,否则或许长空浩意就不必借用圆桌骑士特里斯坦的佩剑去和那个“旧神”化身一命换一命了。

“你来做什么?”闻人静雪对鸠山楪奇全无好感。

跟随鸠山楪奇一起到来的还有那个叫Mary李的怪胎。同样是作为仿生义体傀儡,Mary李显然要比长空浩意和闻人静雪幸运的多。

她当初在雄安埋下隐患后就回到了高桥胤寺身边,成了一个女秘书的角色。

反观闻人静雪和长空浩意两人就要苦命的多了。

“我来当然是带了好东西来的,先生希望我去做的,我都已经按照要求完成了,只不过这些拟态结晶没有那么听话,所以需要一个勇士来亲身体验一番。”鸠山楪奇搓了搓手,他那不知何种缘故佝偻下去的身形搭配他搓手时身体的颤抖,看上去实在是猥琐的不行。

闻人静雪看了眼他手中的箱子道:“先生希望我来当第一个尝试者?”

没想到鸠山楪奇却摆手道:“不!不不不不!你已经很完美了!而且你的价值用来弑神实在可惜了,倒不如换成别人。”

“别人?你打算让我从我手下人挑一个出来?”闻人静雪有些不悦。

鸠山楪奇却笑道:“不不不不,你手下的人也好,你也罢,都是不行的,我说了,这东西很不听话,所以我们需要活的的,死得起的勇士,起码……额……一万人!”

“一万人?!”纵使是为了执行先生指令杀人如麻的闻人静雪在听到这句话时还是皱了皱眉头。

“对!一万人就足够了!万里挑一就很好了!”鸠山楪奇说着走到指挥室的床边,他看着第一中轴下方说道:“俘虏们都等着呢,让他们感受一下,也挺好的。”

闻人静雪看着这怪物的背影,心中没由来的一阵厌恶。

也许是不小心透过眼神表露出来了,Mary李多看了闻人静雪一眼。

闻人静雪立马管理好表情,然后说道:“那好吧,就按照先生的意思办,我这就去准备一万名俘虏。”

鸠山楪奇闻言却又说道:“别急,在那之前,在我创造一个弑神的战士之前,我还有一些事情想要拜托您。”

闻人静雪转过身看向这个科学怪人:“什么事?”

鸠山楪奇古怪的笑了笑:“都说静雪小姐是先生最早收入门下的弟子,所以一直很受先生的器重,所以我就想着,能否拜托静雪小姐您代我向先生问一个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