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九章搬石砸脚

变臣 宇十六 3147 字 7天前

何希桂带着轻骑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追逐着马贼溃兵,遇到掉队的马贼便上前结果。郑军轻骑休整了一上午,体力充沛,马儿也吃饱喝足,脚力强健,反观马贼掉队的越来越多,何希桂知道用不着上前厮杀,只需跟在马贼身后就能将他们耗死。

科托夫的两千后队集结成阵,逃亡的马贼在指挥下往两旁整队,何希桂看到前方马贼肃杀而立,看样子识破了自己的计量。将弓挂好,何希桂摘下了银枪,狭路相逢勇者胜,那就费点力气斩杀黑风煞。

何希桂在军镇驻守,戈壁马贼黑风煞的名头是如雷贯耳,以前的三大马贼变成了一个,何希桂轻轻握紧手中枪,就让黑风煞在自己手中终结吧。何希桂是江安义的弟子,但他的武艺却多是在平山镇跟随龙卫中的供奉所学,江安义任化州刺史后,偶尔会指点江安勇和他的功夫。

江安义的武功不成体系,讲求随机就变,不拘于招法,张克济评说这是进入境界之后的反璞归真,迹近于道了。说实话何希桂并不是很理解,幼时所学的招式深入脑海,对战时会不由自主的使出。在与江安义的对练时,这些招式像铸铁般地被敲打过,招式依旧是旧招式,却变得精练简洁了。军营之中同僚之间时常较量,何希桂惊喜地发现自己的武艺见涨,出手更为迅捷,眼光更为敏锐,以前相持不下的人已经不是自己的对手。

黑风煞首领武功高强,纵横戈壁十余年罕有对手,何希桂奉命前来堵截时就想着与科托夫一较高下,江安义在化州以及西域创下赫赫声名,都说明师出高徒,何希桂想用科托夫的人头来铸就他的声名。

策马扬枪,何希桂意气风发,座下的棕马是木炭的后代,神骏无比,踩在砾石滩上有如急风,身后的轻骑个个奋勇争先,朝着马贼杀去。

科托夫隐在马贼当中,见何希桂手持银枪与身后的郑军兵器不同,知道此人很可能是统军的将领,当即吩咐道:“围上去,杀了这名郑将,赏银万两。”

重赏之下,马贼们像闻到蜜香的蚂蚁般朝着何希桂簇去,何希桂凛然不惧,手中银枪如龙,远挑近扫枪扎棍扫,马贼们根本近不了身。他身边的亲卫当然不会坐看主将被围,冲上前与马贼战在一处。何希桂身边的亲卫有不少是江家的好手,对付马贼十分轻松,二十几人像二十多把利刃,轻松地将蚁群碾死,向着纵深杀去。

科托夫身边聚拢了五十余名箭手,劫击冯思延时从郑国轻骑手中夺下了二十多架连弩,都聚焦在此地。看到何希桂策马而来,离他不过三十步远,科托夫下令道:“对准那名郑将,射!”

箭发如蝗,弩箭恰似急雨,朝着何希桂倾泻而来。何希桂左手有盾,护住马头和左半身,右手枪舞出枪花,拨打着箭只,身后亲卫奋不顾身,策马冲在他的身前,替他遮挡着箭雨。三十几步远,不过数个呼吸,亲卫中有四五人中箭,有一个坠落马下,何

希桂看到箭只插在那名亲卫的脖上,血染黄沙,只是战场之上顾不上他。

双方接近,弓箭已经失去作用,何希桂心伤亲卫受伤,手中长枪如怪蟒出洞,毫不留情地噬向马贼。枪扎进一名马贼的体内,还不等何希桂抽出枪,一把弯刀斜劈而来,回枪不及,何希桂左手扬盾,迎向弯刀。何希桂手中的盾是铁木制成,坚固与铁盾无异,弯刀砍在圆盾之上,发出沉闷的响起,何希桂左手一沉,差点没让弯刀朝头顶劈落。

对手力猛刀沉,出手刁毒,显然不是一般人。何希桂抽出银枪,对着那人道:“好身手,就是人不怎么样,报个名吧,省得做了无名之鬼。”

科托夫冷笑道:“马贼要什么姓名,刀下见生死便是。”

说罢,策马挥刀砍来,何希桂长枪一颤,斗大的枪花向前一吐,科托夫弯刀往枪身上一搭,感觉随着长枪的颤意一股炙意透刀而入,不好,是内劲。

科托夫能横行戈壁、威服马贼自然不是等闲之人,弯刀稍撤左手击出,一股劲气直奔何希桂的面门,赫然亦是内家高手。何希桂见猎心喜,盾牌护面,劲气四溢,不等劲气散去,盾牌就势向科托夫的马头砸去。科托夫一提缰绳,马儿一偏,让开盾牌,两人双马交错而过。

何希桂长枪一横,横扫向科托夫,科托夫早有提防,弯刀余劈,似挡似削,将枪势卸开。两人前面皆有人马,不可能圈马再战,各自向前杀去。待何希桂杀透马贼,圈马回身,身后二千轻骑折损不大,反观马贼几无战心,剩下千人不到。

科托夫见这只郑军骁勇无比,与前次冯思延所率的轻骑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再要纠缠下去恐怕性命难保,吩咐一声道:“各自逃命,到阴雾沟汇合。”

首领下了命令,马贼们四散而逃,何希桂略追出几里便收兵。打扫战场,杀死马贼近四百人,俘虏了六百多人,黑风煞三头领亚东尼流血身死,罗格斯命运不济,又成了郑军的俘虏。

何希桂认识罗格斯,当初选择诱饵时就是他提议让罗格斯逃走的,见何希桂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罗格斯两腿直抖,这位何将军可是个煞星,矿上有十多个不听话的马贼就死在他手中。

“扑通”一下,罗格斯跪倒在何希桂面前哀告道:“何将军饶命,小的愿意将功赎罪,科托夫的藏宝地我知道,我愿意献与将军。”

来之前岳父张克济有过交待,让他顺藤摸瓜把马贼藏在阴雾沟中的宝藏找到,没想到藤蔓自动地送到了自己手中。何希桂微微一笑,道:“若能找到藏宝,便饶了你的狗命。”

…………

科托夫夺路而逃,等到达阴雾沟时身边仅有二百余人,其他的马贼怕是多半不会再回来了。老巢中还有一千守兵,看到首领大败而回一个个面如土色,人心浮动。科托夫回来半天,就有百余人偷了金银逃走。

人心散了,四

千马贼出去仅剩二百回归,肯定有不少人做了郑军的俘虏,这些俘虏中有不少认识阴雾沟的路,阴雾沟守不住了。科托夫一咬牙,召集所有的马贼道:“科托夫上了郑军的当,对不起兄弟们,阴雾沟守不住了,郑军很快就要到来。兄弟们跟随我一场,大难临头各自奔命吧,我打算投奔戎弥国,借助戎弥国的势力报仇血恨,兄弟们若愿意随我一同前往,我科托夫发誓,今年荣华富贵共享。若是弟兄们另有打算,洞中的金银藏宝任由你们带走,只是有一点,不要投靠郑人,否则让我知道一定想尽办法取尔性命。”

何希桂没有先前往阴雾沟,而是先行通知了枭镇的大军,江安义派张克济带着三千人马前来支援。罗格斯领路,郑军开进阴雾沟,一路之上可以看到掉落在地上的金银,整个阴雾沟中空无一人。

黑风煞十余年抢来的积蓄数量惊人,最值钱的珠宝玉石被科托夫带走,大量的金银被马贼拿掉,留在那些藏宝洞中的器物价值依旧惊人。张克济略作估算,从藏宝洞中得到的物资将近五百万两。

此时,科托夫带着五百来马贼出现在戎弥国的北大营外,虎锐得到通传后让人把科托夫请了进来,科托夫狼狈不堪地拜见戎弥国国主,陈述中了郑军埋伏,五千马贼已经星散。

虎锐一皱眉,他曾写信招降黑风煞,自是看中黑风煞手中的五千轻骑,可是现在五千马贼只剩下十分之一,这一点人对戎弥国来说可有可无。

赤扣哲在虎锐的耳边轻语道:“大王,中原有千金买马骨的说法,不妨把科托夫当成马骨,那些失散的马贼会纷纷前来投诚。科托夫也算一名勇将,大王收在帐下让他冲锋陷阵也算助力,他与郑人交战失利,让他仔细说说缘由。”

虎锐朗声笑道:“本王久闻黑风煞的大名,科托夫你能相助本王,本王不胜之喜。”

说罢,虎锐站起身,亲自上前扶起科托夫,笑道:“摆宴,本王要为科托夫将军接风。”

酒席宴上,赤扣哲详细地询问了郑军出现的两种军械,反射光的盾牌和介于连弩和绞车弩之间的新型弩弓。吃罢饭,科托夫派人送上了两箱带来的宝石,箱盖打开,满箱的宝石在灯光下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便是虎锐也呆了呆,这么晶莹粒大的宝石,便是在戎弥国王宫中也不常见,粗粗估算价值不下于三百万两。

虎锐收下礼物,笑道:“将军的威名本王早有耳闻,不妨先在我国主任个银护将军,等打败郑军之后本王再论功行赏,以将军的本领,金护将军不在话下。”

戎弥国最兴盛时有十大金护、十大银护,连番与郑国交战,金护只剩下五名,银护也只有七名。科托夫知道银护将军地位不低,赶紧谢恩,虎锐调拨了三千人马为他的手下,科托夫算是投靠了戎弥国。

(星期四下午的火车,星期天吃完中午饭回家,争取晚上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