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窃贼

韶华若无其事地站在原地,而那些站在韶华旁边的人类机械使没有去打扰韶华,毕竟韶华之前的战力已经将他们折服了,就算是他们想要找韶华麻烦,那也是需要有那个力量才可以啊!

如果没有实力就去找韶华的麻烦,那根本就是在自寻死路,在场的人类机械使都不是愚蠢的人。

“徐夼,你们口中的那个首领什么时候来啊?再不来的话,那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韶华突然对着徐夼询问道,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了,按照常理来说,就算是一个五级机械使也应该来到这里了。

可是徐夼口中的那所谓的首领不可能是一个五级机械使,他的实力绝对是比五级机械使要强大无数倍,韶华也不认为能够成为徐夼的首领的机械使,不可能在实力上会比徐夼弱小,那么那个首领的实力就显而易见了,至少也有称皇级。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个结论,这很简单,韶华和徐夼之前交手的时候,韶华就已经清楚徐夼是什么实力了,徐夼的等级和他一样,都是成王级后期,只不过综合战力没有他强罢了。

面对韶华的问话,徐夼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可是知道自己的首领就在自己的身边,他总不可能直接告诉韶华,他的首领就在他的身边吧?

然而,他的首领就这样隐藏在他也不知道的位置,他也不能够将他的首领当做不在这里吧?

一时间,徐夼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只能够愣愣地站在原地,保持着沉默。

见到徐夼没有说话,站在徐夼身边的古月直接代替徐夼开口说道:“我们首领应该快要来了,希望你再等等。”

“还要等等吗?”

韶华抬头看了看天际,天空之中没有任何一点阳光,尽是乌云,整片天地显得有些压抑。

就在古月以为韶华会拒绝等待的时候,韶华开口了:“我可以再等等,如果你们的首领在半个小时之内不出现的话,那么我就会直接离开,我想你们应该不会阻止我离开吧?”

在听到韶华的前半部分话的时候,古月等人的脑海之中的确升起了一个阻拦韶华的念头,但是随着韶华后半部分的话说出口,他们之前的念头瞬间消失了。

开什么玩笑,就韶华之前显露出来的战斗力就已经注定了他们拦不住韶华,若是韶华执意要离开,就算是他们拼尽全力去阻拦也不可能拦得住,反而还有可能将自己的小命交代在这里,这可不值得。

“不会不会,我们又不是劫道的,怎么可能会阻拦你呢?兄弟,你都已经退了一步,我们自然不会那么不知死活了。”

徐夼直接开口,表明了他们的立场。

“是啊,是啊,我们绝对不会阻拦你离开的,只是不知道兄弟你那么着急着离开是为了什么事情呢?如果有用得到我们的话,说不定兄弟可以和我们回一趟营地。”

古月一时间没有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但是在他说完之后,就后悔了,很显然他不应该问这个问题的,毕竟两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前不久,他们还相互敌视呢!

然而,话已经说出了,他总不可能把话咽回去吧?

“当然,兄弟你不方便说的啊,也可以不说,就当我没有问。”

既然错已经铸下那么古月就只能尽可能地将错误改正咯。

“找人!”

原本古月等人不认为韶华会告诉他们的,甚至还有可能会直接翻脸不认人,结果韶华毫不犹豫地开口了。

顿时间,徐夼等人一脸错愣地看着韶华。

“你们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

“没,没有,我们只是没有想到兄弟你会告诉我们,如果你真的要去找人的话,和我们返回营地,说不定还真的有能力帮助你,毕竟我们的营地不管怎么说在这一片前线战场之上还是有点面子的。”

“是啊,如果兄弟要找的人在前线战场之中的话,我们绝对可以找出来的。”

站在徐夼身边的古月连忙附和道,仿佛真的是想要邀请韶华和他们一起返回营地一般。

不过,在他们的内心之中皆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不同于徐夼等人,隐藏在暗处的古元则是暗自思索着:“找人?他需要找什么人?我不记得近几年来有谁进入前线战场啊?”

古元不断地回忆着,可是结果不需要多说,依旧是想不出来韶华需要找的人是谁。

既然想不到,那他只能够继续听下去了。

“兄弟你要找的人叫什么?或许我们可以帮你一把!”

“我不知道!”

“什么?”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我对于那个人一无所知,甚至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

“……”

听到韶华的话,徐夼等人皆是满脸的无语,这让他们怎么下手啊,什么都不知道。

不止是徐夼等人无语,就连隐藏在暗处的古元也是满头黑线。

“我确实不知道那个人的一切消息,所以我不需要其他人的帮助,我自己去找,我就不信等我找完整个世界之后,还找不到那个人!”

“兄弟,不是我打击你,而是你对你要找的人什么也不知道,你怎么知道自己找的人就一定会对的呢?”

古月多嘴的毛病又犯了,完全忘记之前的教训,不过此时此刻的韶华却没有在意古月的多嘴。

躲在暗处的古元却在心中给古月打了32个赞,这对于他来说,古月的问话简直就是神助攻。

其实,不止是古月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就连其他机械使也想要知道。

“就凭这个!”

韶华说着的时候,手中已经拿着一个古朴的盒子。

一众人类机械使看着韶华手中毫不起眼的盒子,脸上皆是不解,他们不管怎么看,都没有办法从那个盒子上看出什么不一样,它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盒子,除了有些破烂,咳咳,古朴之外。

“兄弟,这个盒子好像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盒子啊,难道你真的就要靠这个盒子去找人?”

“没错!”

韶华没有给古月等人解释什么,而是随意地将盒子收回空间腰包。

只不过还没有等韶华彻底将盒子收回空间腰包,他就感受到了一股绝强的气势从不远处爆发。

“该死的窃贼!”

一道暴怒的声音从那里响起,而后古元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韶华的面前,他的目光紧紧地注视着韶华手中的盒子。

韶华见到一个比他还要强大的机械使出现,而且那个机械使的目光一直落在他手中的盒子之上,他的心中也是一紧。

“小子,你手中的那个盒子是怎么来的?”

古元将目光从韶华手中的盒子移开之后,就直视韶华的眼睛,仿佛只要韶华一说谎,他就会立即动手,哪怕是韶华是近几年来,第一个进入前线战场的人类机械使也保不住他。

“一个奇怪的生灵给我的。”

韶华感受到古元的气势,心中更加的凝重,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招惹到了眼前的人类机械使。

“可以给我看看那个盒子吗?”

古元听完韶华的话之后,便直接提出了请求,说完之后,古元好像是感觉到自己的话有点问题,他就继续说道:“我是他们的首领古元,我只是感觉你手中的盒子很熟悉,想要看看是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一个,放心,我看完就还给你。”

韶华没有在意古元说他就是徐夼等人的首领,而是在意古元说感觉自己手中的盒子熟悉。

莫不是这个盒子,他认识?

也许我可以借此了解一下那个人。

韶华看似思考了很久,实则不过是一刹那而已。

“前辈随便看!”

韶华说着的时候已经将手中的盒子随意地向着古元抛了过去,他丝毫不担心古元会将他的盒子吞了。

这是身为称皇级强者的尊严,他们的尊严不会让他们去做那种事情,更何况古元早已经表明了态度。

韶华安静地站在原地,眼睛注视着古元在那里摆弄着他的盒子。

“这个纹路,这个阵法,这个材质,这股气息,还真的像那个该死的窃贼,但是这其中又好像是有些奇怪的气息,这是什么呢?”

古元一边观察着盒子,一边默默地思考着。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古元便将手中的盒子丢回给韶华了,而他也没有了一开始的愤怒,仿佛是在这一段时间里平息了。

“前辈,您有什么发现吗?”

韶华接过盒子之后,便直接向着古元询问道。

“发现是有一点,只不过又有一点不确定,但是我可以肯定你手中的盒子里存在的东西绝对很珍贵,希望你好好保管,说不定以后对你有用也说不定。”

古元淡淡地看了一眼韶华,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了之前来看韶华这个新进入前线战场的机械使的兴致了。

韶华看了一眼手中的盒子,而后就直接将它收回了空间腰包之中。

“不知前辈您口中所说的那个窃贼是?”

“你想知道?”

“没错!”

韶华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道。

听到韶华的回复,古元瞥了一眼周围的徐夼等人。

见到古元的小举动的徐夼等人连忙向两人告罪一声,就直接离开了这里。

一时间,这一片地方就只剩下古元和韶华了。

不过古元没有立即开口,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仿佛是在酝酿着话语一样,而韶华也没有去催促。

“我不知道那个该死的窃贼和你有什么关系,但是能够将这么贵重的东西交给你,那就说明你们之间的关系很不错,至少不会是简单的朋友关系。”

古元说到这里的时候,还特意停顿了一下,并且打量了韶华一眼。

“他的天赋很强大,比我强大了很多倍,他是那个时代的天骄,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可以成为化帝级级别的机械使,可是最后他却不知道是犯了什么疯,居然直接将晋升化帝级机械使的机会抛弃了,真是一个傻子!”

“那是多少人都争取不来的机缘,他却说丢就丢了,你说好笑不好笑,但是就因为他一个人却使得整个前线战场的战争硬生生停止了将近十年,你说可笑不可笑?”

古元说着的时候,还大笑出声,但是笑着笑着,他的表情就低落了下来,很显然,他想起了那一段时光。

“他为什么……”

“为什么会那么做是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就连阻止他晋升化帝级机械使的域外生灵也不知道。”

“那个时候有域外生灵去阻止那个人晋升化帝级机械使?”

“自然,当时的域外生灵可是发动了前线战场之中所有域外生灵去阻止他晋升化帝级机械使,光是称皇级巅峰的生灵就有数百个,成王级以上的生灵数之不尽……”

韶华听着古元的话,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惨烈。

然而,还没有等韶华开口询问,古元就继续说道:“那个时候的我还不是这一个人类营地的首领,就连一个称皇级中期的机械使都不是,而他已经成为了即将晋级化帝级的称皇级巅峰机械使,天赋之强,足以稳压当代所有天骄。”

“然而,在两个世界的生灵在厮杀的时候,那个窃贼居然放弃了晋升化帝级机械使,转而将十帝的传承偷走了!一直都现在,身在前线战场的生灵没有一个生灵能够将十帝的传承找出来,这也就导致了整个前线战场的战争永远终止不了,你说他该不该死?”

古元说到这里的时候,原本已经平息的怒气再一次爆发。

可是,韶华在古元的这一次怒气爆发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说,不是他不敢说,而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古元口中所说的十帝传承中的一个就是他自己,而且他还认识其他十帝传承者。。

面对震怒之中的古元,韶华总不可能将自己是十帝传承者的事情说出来吧?

再说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所以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保持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