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安然的这一想法翠花也是有的,眯着眼睛看向了八爷,十三爷何其无辜却被八爷害得回了京城都不敢回府中看上一眼,这样的日子,翠花自然是心疼十三爷的。

明玉和了了,站在十三爷的身后,两人低头沉默不语,自然也是跟着一起愤恨和伤心的,这些安然都看在了眼里,整个人越发的慵懒了起来,做大事,切莫急躁,你看人家四爷不是老神在在的吗。

安然的这一句话明显就是不太好听,八爷心里不是滋味,从前的日子怕是回不去了,安然对自己的敌意已经越来越深了,不晓得十四弟知道了该是会如何抉择。

万般无奈的八爷最后只能开始赔笑脸。“妹子,这话你说的就远了一些了,今日我是真的想来问一下事情的经过的,没有任何别的意思。”

这八爷真是好算计知道安然是个心肠软的,好欺负的,会估计十四爷和昔日的情面的,安然必然会缓和一些的,翠花刚刚倒了杯茶差点就扔了过去,都说这八爷是八贤王,现在想来也就是恐有一个美名罢了,随即翠花就笑嘻嘻的也看了过去,那笑容看的八爷都有些害怕了,太渗人了,寻常人做这样的事情倒也没什么,偏偏是一向凶狠的翠花。

“八爷,那我就来跟你说说吧,其实整件事情也是没什么的,不过就是九福晋买通了经常和我们合作的王老板下毒给我们,用的毒还是十分罕见且极难发现和寻找的,想来也是用了心的,我也是觉得好笑,堂堂的一个九福晋一个在深闺中的人,怎么就会这些个阴毒狠辣的手段和毒药呢,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翠花的话一顿,放下茶杯继续说。“八爷你也是知道我们这里什么人才都是有的,要论玩毒毒王敢说祖宗谁敢抢?所以啊,这毒药自然是白白的就下了,八爷若是看见了九福晋还望告知一下,我们不仅仅没死还让她白白的浪费了银子,真真是对不住了。”

这话一顿冷嘲热讽啊,八爷老脸一红,翠花的小语言十分的犀利,八爷都不知道该如何说的,九福晋这个脑子真的是够可以的了,也不知道是谁给出的主意,用那么好的毒药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显赫的身份还是怎么着?另外还有用毒药?也亏得她想的出来,困难不成不知道安然身边都有些什么人吗?就不知道打探一下吗?就算不知道难不成九爷是自己病倒的?就这么没脑子的女人,究竟是怎么在九爷的眼皮子底下活过来的?还是一个福晋?八爷都想直接抽醒九福晋了,原本就是以卵击石的事她做的还这么的漏洞百出的,若是九爷醒来知道了会不会直接气死过去?

翠花说完了这番话,嫣然随即又接了过来,语气放慢了许多。“哦,对了八爷,翠花刚刚还没说完,我补充一下啊。”

这最后一个啊字可谓是意境深远且悠长啊,安然挑了挑眉,知道嫣然这是要给八爷上眼药了,四爷憋着笑,这几个姑娘今日是不打算放了八爷了,自己的心里都觉得舒坦了几分。

相反四爷的表情,十三爷可谓是开心都不得了,连笑容都不藏了,反正现在他是安然的十三哥哥,没人会觉得他笑有什么突兀的,自己的妹妹被欺负了,被家里的丫鬟给骂了,他开心有什么不对的吗?

十爷坐在那里左看看又看看的,简直就是如坐针毡,听着翠花和嫣然还有当当夹枪带棒的话,都不知道眼睛放在哪里了。

安然也是笑语晏晏的样子,其实最关心她的人,也不外乎就在这间屋子里了,无论她怎么闹,无论她们有多气她,也都是护着她,帮着她的,说不敢动是假的,既然翠花她们都已经准备撕破脸皮了,她也不能怂了不是?索性也就大大方方的跟她们同仇敌忾了,管什么对不对的呢?现在还有什么对不对,公平不公平这一说吗?根本就是没有的。

看见了安然的状态蒋浩辉也跟着笑了,这样的安然才应该是安然,安然就不应该受委屈的,受了委屈必然就要还回去,这样的安然他喜欢。

宋公子笑眯眯且宠溺的只是看着安然,无声的支持着安然,虽然现在太阳穴处一那么隐隐都疼,不过问题真的不大。

就在大家神色各异的时候,嫣然继续说。“八爷,您也不必担心,那个王老板已经被我们抓了起来,据王老板说,九福晋将他的将人扣押在了自己的府邸,虽不知道真假,不过我也是愿意相信的,毕竟人家是个福晋嘛,不过我们也差,折磨了那王老板许久,王老板也是个硬汉,说出来的那些话,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不过我们也不关心,反正他是死了的,且活着吧,反正说与不说都不重要了,人在这里就好了。”

这些都不是重点,安然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左右脸皮都已经撕破了,八爷的脸色也越发的不好,最后连笑容都收敛了起来,她也不在乎再添一些什么了。

“八爷别听嫣然她们说那些没用的,我来说一些重要的吧,这些丫头整日就会絮絮叨叨的,说话连个重点也没有,你听的也是累。”安然顿了一下,抚了抚衣服上不存在的褶皱。“其实我们怀疑那个王老板背后还有人,不然你想啊,他只是一个铺子的老板怎么可能被九福晋重用,来杀我这件事可不是小事,九福晋就算再没有脑子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人家也是官宦人家出身的,而且这个王老板的心机真的很深,居然让我们去九福晋那里将他的家人都抢过来,你说有没有意思?虽然是用了一些手段和计谋,可惜都被我们识破了,所以啊,我们断定,这个王老板不是一般人。”

四爷微微蹙眉,安然将话都说了出去全然不顾日后,一时间四爷也摸不清安然是如何想的了。十三爷已经猜到了安然的打算无奈的摇了摇头,以前他就佩服安然这样坦荡且不怕的性格,现在看来,安然依旧没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