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轮回转生,煮酒夜话!

嘭!

银轮転生爆的银色旋风,溃散!

君麻吕浮空而起,楔解放的黑色纹路,缠绕着他修长身躯,一长一短,两根粗壮骨角,从头发中分线两端冒出。

嚓!嚓!嚓!

此外,更有骨芽冲破他前胸,脊背,双肩的皮肤,形成狰狞的骨支!

唰!强大的查克拉和气魄,化作风暴,海面涌现层层波纹!

波纹尽头,羽注视着君麻吕,喃喃道:“楔还没有完全解放,已经呈现出接近大筒木的姿态……”

君麻吕平静而肃穆道:“暗影大人,恳请您再次斧正于我,就像当年在皇城大瀑布下,那样耳提面命!”

“哦?”羽内心诧异不已:明明借用了楔的力量,他却平静如常,果然,不论是血脉还是天赋,君麻吕更在宁次之上,是天才中的天才!

“可以!”羽郑重回应,并攥起惯用的右拳,以示认可!

——道古阿加流!

漆黑的求道之力,覆盖半条右臂……攥紧的右拳张开,一枚枚以转生眼瞳力制造的求道玉,在掌前生成,旋转,化作圆环,层层套在手腕。

咯!

羽右手再次握拳,黑色圆环贴合密实,紧紧箍在羽手腕上,浑如一体!

——暗轮转生环!

羽抬头,金色的转生眼,凝视着君麻吕,沉声道:“来吧,君麻吕,现在的你,足以让我动用真正的力量!”

“那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君麻吕神色肃穆,数十根白骨拧合成所向披靡的骨枪,仅前端就裹住他整条手臂,尾部延展至手臂后两米,如巨大太空梭般!

轰!

君麻吕从半空突刺而下!

羽晦暗不定的右臂,迎着骨枪尖端,硬撼了上去!

远方海面上,多由也放下笛子,面露忧容,扉间放在左肩上的右手,手指微微后撬,已作好救援准备!

噼啪!

拳锋和枪尖相斫的一瞬,黑色的闪电迸发而出,海水退散,形成真空区域!

僵持住了!

“嗷嗷嗷嗷嗷嗷……!!”君麻吕长发飘荡,发出震天呐喊。

羽面沉如水,波澜不惊。

喀嚓!喀嚓!

裂痕从骨枪前端产生,向着整体蔓延……

咯!咯!咯!

箍在羽手腕上的一十三层圆环层层爆开,一十三重黑色冲击波跌宕而至,威力一重盖过一重……真如排山倒海般!

喀嚓!

骨枪瓦解,君麻吕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

嗖!

扉间在君麻吕身后闪出,将之接住,倒退数百米,方才停稳,在海面留下一道强烈的痕迹!

“老师,君麻吕怎么样!”多由也冲到近前,急切地问道。

扉间道:“没事,他身体外的骨头保护了他,没有大事,只是昏过去了……”

嘭!嘭!嘭!

交战的月兽消失在白色烟雾中,这片用仙术查克拉制造出的汪洋大海,也退潮而去,显露出苍茫大地。

彼方,羽右手覆盖的黑色消退,看着中指第三节指背上,那微小的凹痕,目光深沉道:“尸骨脉,可以用查克拉来操纵骨骼的硬度,理论上,只要查克拉足够强,骨头就能无限度地硬下去……”

“但硬度不可能是无限大的,所以到了一定地步后,骨头就会发生某种硬度之外的改变,共杀灰骨,甚至在求道玉之上的杀技,君麻吕,我期待有朝一日你能习得此杀技,那样,你必将成为忍者国的强大杀器!”

半个时辰后,双月大峡谷,众人齐聚一堂。

“哇,这就是神树吗,好生雄伟壮阔呀!”

神树那参天的树冠下,花火身穿橘红色和服,轻快地奔跑,旋转,如同精灵一般。

而星月打开了白眼,肃穆地望着环绕十方的明神门,内心震撼无比:这就是我们的羽皇大人,还有曾经木叶的先祖大人们,联手缔造的‘十方吸阵’,果真是惊天的大手笔!

扉间望着女大十八变的琳,感慨着:“琳,你也长大了,记得我刚来之前,你还是个小不点呢……”

羽身畔,琳巧笑倩兮道:“扉间伯伯,您还是那么年轻!”

“哈哈哈哈哈。”扉间开怀道:“如果不是你家那位,隔三岔五来给我续命的话,我恐怕就早入土为安……”

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下,扉间准备好丰盛的酒菜。

因为当过一段时间的奶爸,扉间厨艺突飞猛进,能将味同嚼蜡的月兽之肉,烹制地有滋有味,毕竟再苦不能苦孩子阿。

羽特地将盛着天上酒的红光葫芦取出,和扉间推杯换盏着。

琳如今也满二十岁了,到了可以饮酒的年龄,她嗅酒香,怀着好奇,小手握起酒杯,小口轻轻缀饮……

从扉间口中,羽也知道了……君麻吕身上那枚‘楔’的来源。

原来,就在这双月空间时间的一年前,大筒木本家成员‘尘式’误打误撞进入这里。

羽双目微眯:“误打误撞?”

扉间正色道:“没错,交战时确认过,他没有淤母陀流的瞳术,不具备进来的条件,而且我们见到他时,他明显没有搞清状态……”

“……”羽摇晃着酒杯,若有所思。

的确,主动进入双月空间,需要淤母陀流的力量,但也有可能,是像当年的鸣人,佐助,小雪那样,是被意外吸进来的。

当年辉月就说过,双月空间存在一些‘外部端口’,会在特定的时间,和个别月之力繁盛的区域产生共鸣,若端口附近恰好有人的话,便会被吸进来……

羽稍稍安心:“如果是意外的话,那就好说。”

但若不是扉间守在这,后果将不堪设想。

扉间继续说道:“三对一,经历了一场恶战……如果不是这两个孩子帮忙的话,我也很难取胜,尘式最后被君麻吕用尸骨脉终结,临死前,他将那印记留在了君麻吕身上。”

“然后,我注意到了一个现象,那名为楔得印记出现时,曾经你给君麻吕留下的咒印也消失了……因此,我有个猜想。”

扉间目光变得深邃。

“大筒木转生用的‘楔’和大蛇丸开发出咒印,在本源上是相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