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总管两府

红楼翰墨 翡瑜 3786 字 7天前

陆璟和紫鹃复行数十步,便看到黛玉带着晴雯、悠夏、清秋、红苕几个丫鬟,袅袅婷婷的迎了过来。

陆璟迎上去摩挲着黛玉的柔荑,笑问道:“不知仙子出游所为何事?”

黛玉娇俏的横了陆璟一眼,一本正经道:“夫君正经些,一个时辰前爹爹让人来说等夫君回来了,让咱们去见他。”

陆璟听后收起玩笑之态,问道:“夫人可知岳父大人找咱们所为何事?”

黛玉微摇了摇头,随即道:“想必是有什么要紧事。”

陆璟见此便不再询问,遂携黛玉并紫鹃、晴雯几人来到林府。

两人向林如海见礼后,携手归坐。

林如海笑道:“今日皇上批复了我的辞呈,如今我只保留了一个散职,以后就不必每日到衙门应卯了。”

陆璟、黛玉听后皆面露喜意,黛玉更是松了一口气,眉眼皆笑道:“爹爹辞官了正好可以好好养养身子。”

陆璟也向林如海表示祝贺:“岳父大人以后便可以松竹为友,诗书为伴,过些悠闲自得的生活了。”

林如海呵呵笑道:“只是辞官避些是非而已,不过如此一来倒是有时间能多去会会老朋友了。”

说到此处话锋一转道:“我今日找你们来是有一事要和你们商议。”

陆璟笑道:“岳父大人请说,不过若是含饴弄孙之事,恐怕岳父大人还要再等几年。”

黛玉闻言脸色一红,狠狠的瞪了陆璟一眼,羞涩的低下螓首。

林如海见他们两夫妻依然恩爱如初,哈哈大笑道:“此事不急,你和玉儿刚成婚未久,玉儿年纪还尚小,子嗣之事过几年再说也不迟,我找你们来是想让玉儿兼管林府的事。”

黛玉听到此话有些惊讶道:“爹爹既然不再担负政事,又为何让女儿管着府里的事?”

林如海笑道:“此事说来也简单,自你嫁过去后,府里就一直是林忠在管事,我也一直疏于管理,致使这几个月的账目一直含混不清,近日林忠又说府里账目有些不对,我也没什么精力复查。”

“事实上中秋节时我便有此想法,只是那时怀瑾事多也没和你们商议,现在我虽然无官一身轻,但一直疏于此道,每日处理诸多琐事也有些精力不济,倒不如交给你来管。”

言毕问陆璟道:“怀瑾觉得此事如何?”

陆璟知道岳父之意,欲要黛玉提早接手林家,便回道:“如今我们一家子的事情全要仗着玉儿,本来为岳父大人分忧,是我们夫妻的责任和该尽的孝心,只是小婿担心玉儿年幼未谙,无法两面兼顾,若有错漏之处,岂不违了岳父大人的本意。”

林如海摆手道:“我知晓你心疼玉儿,不欲她过多操劳,不过玉儿心思伶俐,做事机敏,管着这府也是顺手的事,花不了太多心思,即便有些错漏也无妨,这府里的家产本就是留给玉儿的。”

陆璟闻言,遂看向黛玉,让她自己拿主意。

黛玉本想谦逊一番,但见夫君已经有言在先,又存了为父分忧的心思,便站起来道:“既然爹爹和夫君都把话说到这份上,黛玉只好勉力应下了,不过这府里的事该如何管理,黛玉有些有个愚见,说出来爹爹和夫君看看是否合适?”

林如海、陆璟皆点头道:“玉儿且说说看。”

黛玉思忖片刻后肃然道:“既然两府的事都交给我管着,以后两府后宅的一应事宜,需得由我一个人做主,首先是这府里的产业仍总交给林管家打理,不过林管家以后单管着进账,每月从林家公中提出一定的银子与林管家用度,算是聘用的薪资。”

“至于出账则统由我这里管着,林管家那里的进账按月交由我这里查账,以防被人隐瞒过去。再则这府里的下人虽然不多,但也有十几二十口子,也有些有脸面的老人,既然由我管着,就要听我使唤,依了规矩严肃整齐,不许错了一步,若有错误,重则官法,轻则家法,不能饶让分毫。”

林如海见女儿这番话说的条理分明、掷地有声,大有妻子生前的风范,欣喜道:“好好,一切就依玉儿所言。”

陆璟笑着点头道:“玉儿越来越有风范威严了,以后我也只有敬服的份。”

黛玉略微有些不好意思道:“夫君莫要打趣妾身,我也是仗着有你们两个护身符在,才有这样的底气。”

林如海笑吟吟的看着两人打趣,开怀笑道:“看到你们婚后如此恩爱和睦,我也就放心了。”

随后又对黛玉道:“当初你管家时府里的人也都认识了,既然要重新分派差事,等明日我将他们都叫过来再见见。”

黛玉忙道:“爹爹不忙,等女儿回去重新斟酌了两府的规矩再见不迟。”

“如此也好!”林如海点头道。

三人商议完毕,陆璟、黛玉陪林如海用了晚饭,随后黛玉便以重新思考两府的规矩为由向林如海辞行。

林如海也未挽留黛玉便让她回去,只留下陆璟陪他下棋闲话。

陆璟陪林如海下棋的过程中,将那日与王子腾的对话一一告诉林如海。

林如海听到面色凝重道:“万一被皇上发现,后果岂不是更加严重。”

陆璟安慰道:“岳父大人放心,他是聪明人,既然有此打算,自然不会自断后路与我发生什么纠缠,说起来此事也只是心照不宣,小婿不会和他合谋什么,顶多最后救济一下王家。”

林如海沉声道:“此事还是要慎重,不可留下任何把柄,也要谨防他为了逼你就范,留下什么后手。”

“小婿自会谨慎行事!”陆璟点头道,脑海里回忆起王子腾的结局,王子腾应该还有三年的寿命,元春死后不久,他荣升内阁大学士,在入京途中离京城仅二百余里的地方离奇暴毙,到时候自己可以根据这个时间节点提前布置。

两人聊了半个多时辰后,陆璟便告辞离去。

一路回到暖玉堂左侧的秀眉居,见黛玉正端坐书桌前,时而蹙眉沉思,时而素手疾书,紫鹃、晴雯立于两侧,一人研磨,一人铺卷。

陆璟悄悄的退了出去,让厨房给黛玉煮了碗燕窝莲子粥,待粥煮好后,方端着盅碗重新走了进来。

黛玉见陆璟进来,忙道:“夫君来的正好,看看妾身拟的这几条是否合适?”

陆璟将燕窝莲子粥放到桌上,笑道:“夫人先去喝点粥,等我看完了再和夫人细说。”

黛玉听后忙起身欣喜道:“夫君看仔细了,有不当之处就直接圈出来。”说着便移步到桌前。

紫鹃忙将盅内的粥分到碗中,试了试温度,提醒黛玉有些烫。

黛玉抬手捋了捋青丝,浑不在意的嫣然一笑,随即微启檀口,轻轻吹了几下,便慢慢的放入口中品尝,心中满是蜜意。

陆璟坐到书桌前,见上面涂涂改改已经写了十来条规矩,便逐一细看。

第一,两府里的下人不许违背朝廷的制度,家常不许僭越,一概布衣,不得违背服色。

第二,有敢假主人之名在外招摇撞骗,不论旁人告出、上头访问,除即送官重治外,即将所有房业收入公中。

第三,已成家者领的月米月钱,照旧加二倍支领,预支一月,不能多支,稍有预支,及经手人同为作弊,支一罚十。

第四,上班时候,回话所在,不许错一刻,过一步,违者处二十板。

第五,通报亲友,不许疏慢,不许结交,违者处四十板。

第六,买办各帐,日有日总,月有月总,一律交各处管事,逐日送呈。

第七,四季衣服,加倍赏给,不许典当借押。

第八,凡各庄各铺各字号,分例一律送到总处,不许私自派分,总处会依据出力多少随时分赏。

第九,不许私自挪用店帐分毫,有一罚十,即刻撵出,若有急需可报于管事。

第十,旁人犯错,不许同事代求,违者一同处治。

陆璟看后笑道:“夫人这些规矩稍微添补添补放到贾家更合适。”

黛玉面上泛起笑靥道:“还是夫君懂妾身的心思,我正是根据贾家目前出现的一些情况而拟定的,咱们两府规矩原比贾家严了些,又没那么多下人和旁支依着咱们过活,自然也没那么多出格的事,不过防患于未然,妾身就往深处多想了些,还有些没写上去呢。”

陆璟恍然笑道:“我说夫人立的规矩怎么严厉了许多,原来只是拿这些事来震慑。”

“正是要敲山震虎,施以警告呢,至于其他规矩,妾身觉得一切按照咱府里的旧历就很好。”黛玉点头笑道,随即打发紫鹃、晴雯两人回去休息。

待两人离去后,黛玉倒了一碗粥,端到陆璟面前,取了一勺吹了几下,送到陆璟唇边,笑道:“夫君也喝些。”

陆璟惬意地一连喝了几口,笑道:“此粥经过夫人之手后果然又好喝了几分。”

随后又道:“素手调羹汤,含羞待君尝,怪不得夫人要支走紫鹃她们呢。”

黛玉娇哼一声道:“妾身可不像夫君那么没羞。”

陆璟自鸣得意的笑了笑,随后问道:“夫人以后打算在哪里办公?”

黛玉秀眉微蹙道:“妾身也正为此事烦恼呢,若是两府各择一处浪费人手不说,也会耽搁时间,妾身也要两头跑,可设在咱们家又没有合适的地方。”

陆璟笑道:“我倒有一处地方推荐。”

黛玉面露喜意道:“夫君说的是哪里?”

陆璟微笑道:“咱们后院裙房大多房间都是空的,夫人可选三间连在一处的做账房、茶厅、议事处,正好咱们家的仓房也在后院,丫鬟婆子也都住在那里,林家下人若要回事,直接从两家后门进出,离得也都近。”

黛玉欣喜道:“正好紫鹃晴雯她们也都住在后院,安排值守也方便。”

陆璟见此将黛玉搂在怀里,笑道:“夫人想要什么装饰风格,我明日便让人收拾一番。”

黛玉摇头笑道:“这就不劳夫君费心了,妾身明天自行去布置。”

陆璟又问人手安排的问题,黛玉想了想道:“咱们两人的事由妾身亲自打理,悠夏、紫鹃心细,一个管着咱们府里的进账,一个管着那府里的,清秋、晴雯有杀伐,分别管着两府的出账,若是谁倦乏了,由红苕、雪雁两个分别替她们顶些时间。”

说到此处,思忖一番又道:“两府的采买也合在一处,厨房的差事由陆峥家的统管,两府内外厨房仍由现在的人手分管,其余一应差事等哪天见了那边的人在行分配,咱们这边一切照旧,不用怎么调整。”

随后两人又商议了一些细节之处,陆璟便抱着黛玉回卧房安寝。

是夜,款款柔情,自然流露。阵阵脂香,彻夜流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