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画的饼绝对是坑

刘琮取出二封信扔在桌子上,一封是曹操的诏书,一封是刘备的密函,刘琮越看来信,心里越窝火,瞪了瞪蔡瑁和张允,惊得两人立马闭了嘴,不敢再内讧了,刘琮看蔡瑁和张允收敛了点,没有继续放肆,才接着说,“曹操名为丞相,实则汉贼,他派人送来一份诏书,说封我为荆州州牧,外加豫州州牧,只要我把刘备赶出荆州就行,他曹操会立即把豫州拱手相让,送给我。另一封信,则是刘备的,刘备自称是汉室宗亲,我又没见过族谱,不知真假,曹操倒是老骂刘备为大耳贼,他写给我的信说,益州州牧刘璋病重,无力主事益州,让我派重兵把守荆州边线,防备曹操犯境,然后速速前往益州,接手益州州牧。”

两封信,看来都是让刘琮一人得了二大州的州牧,然而就连刘琮这八岁小孩子都能看出里面的猫腻,曹操和刘备两人在耍花样呢。

换成平时,刘琮可以将计就计,假装相信了曹操或刘备的承诺,听令行事,反正事情搞砸了,刘琮还能向其中一人求救,将锅甩过他们的死对头。

可惜,二封信来得太及时了,几乎是同时到了襄阳城,送到刘琮的手里。

“琮儿,这还不好?琮儿,你是荆州州牧,曹操还送来豫州州牧,刘备给你益州州牧,这都是好事啊,你要是嫌州牧做不过来,那舅舅可以帮你,我来为你分忧,我也当当州牧。这水军大都督,我都当腻了,换换口味也好。”蔡瑁就不明白了,这世上还有人愁官职太多,当不过来的,刘琮太奇葩了,在刘琮眼里的难题,蔡瑁直接举手,表示这道题我会做,不就是州牧嘛,刘琮当不过来,那蔡瑁就勉为其强替刘琮当州牧,哪里的州牧都行,蔡瑁不嫌弃,甚至蔡瑁还想到刘琮愁的是多出来的两个州牧官职,顺便赏一个给张允,好支开张允这眼中钉,肉中刺,“张允,你总说我针对你,这回让你先选,你要当哪里的州牧?豫州还是益州?你选不要的,就给我,隔着荆州,大老远的,以后不用看你这张老臭脸了,想想都舒坦,比当州牧还高兴。”

蔡瑁老牛逼了,看刘琮年龄小,替刘琮做主意的事,蔡瑁不是第一次干了,有蔡夫人在背后撑腰,蔡瑁一点都不慌,稳得很。

“蔡瑁,你会这么好人?真让我挑?州牧这种官职,我张允也能当?你糊弄谁呢,豫州世家豪强林立,益州山高路远,本将又没多少部曲,孤身一人去上任,不得被虎视耽耽,居心叵测的人给吞了,别说是豫州、益州,就是荆州,我也哪儿都不去,就待在襄阳。”张允武艺不行,眼光还行,知道始终得依靠刘琮这棵大树,没有刘琮的重用,张允所在的张家又不是啥威赫、悠远的世家豪强,争不过别人的,张允的野心不大,干脆守好荆州这一亩三分地,不给蔡瑁或刘琮架空就行了,手头有兵,荆州的水军听从张允的号令,这比什么州牧官职来得实用,“你们想当豫州州牧,还是益州州牧,那你们就去,本将不拦你们升官发财的路,可你们别想过河拆桥。”

“聒躁!蔡将军,张将军,都别吵了,你们说得本州牧脑壳疼,你们除了互斗,互拆台之外,还有没有点别的本事呀?退下,再嚷嚷,本州牧卸了你们的兵权。”刘琮很清醒,蔡瑁和张允有点武力,统领水军还行,但让蔡瑁和张允出谋划策,两人的脑子里就全是水了,指望不上,刘琮将眼光放到文聘身上,如今荆州不沾亲带故的外系大将,只有文聘一人了,刘琮后悔上位太晚,好的人才全被刘禅给搜刮完了,内心略略有点埋怨刘表,“仲业,曹操和刘备都递来了招揽的橄榄枝,你怎么看?本州牧感觉我这位子坐不稳呀,总有人想要谋害我的样子。”

“刘荆州,曹操狼子贼心,不可取信,曹操想让刘荆州与刘豫州割裂,这是想刘荆州自毁长城,你与刘豫州同姓刘,出身一脉,都是汉室宗亲,刘豫州还是皇叔,血浓于水,哪能自断,所以先排除掉曹操,曹操的信写得如何天花乱坠,不管他就行了。积攒了实力,能取得豫州,不用曹操多说,刘荆州也会主动派兵夺取。”文聘心里一阵委屈,来刘琮这儿混口饭吃,只是一个看门,镇守城池的大将,可刘琮这小屁孩子总喜欢问文聘意见,将文聘当作谋士来用,害得文聘烧死了一堆脑细胞,连白头发都快有了,文聘对豫州和益州不熟,只知道曹操肯定不能相信,曹操画的饼绝对是坑,大坑,刘备嘛,目前还没有黑历史,可文聘不敢打包票,说刘备这皇叔真的心怀善意,谁知道刘备心底怎么想的,文聘只好保守点,让刘琮乖乖地待着呗,别折腾,“至于刘豫州的信,末将没去过益州,只是认为将兵马全拉到荆州边线,对抗曹操,似乎不是好事,不说益州路途遥远,真要出了什么事,荆州容易生乱,远不如经略好荆州来得实在。”

刘琮听了文聘的话,像被浇了一盆冷水,心里燃起的熊熊野火,一点点地熄灭,刘琮是想开拓基业,不管是豫州,还是益州,大人才做选择,刘琮他全都要。

可惜,就连老奸巨滑的刘表都没能兵出荆州,只能守好荆州的基本盘,还搞得荆州郡县内,人心各异,个个心怀鬼胎,只图一己私利。

“异度,子柔,你们觉得呢?”刘琮现在真的走到三岔路口了,不能轻易站队了,之前投降曹操,曹操有百万大军,说得过去,后来背刺曹操,曹操输了赤壁之战,刘备和孙权异军崛起,刘琮身为刘表的儿子,原本就是荆州州牧的未来继承人之一,也没多大的污点。

如今荆州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急涌,全看刘琮的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