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大魁星

一声咳嗽将众人的目光再次吸引到他身上,杨霄随手将五百上品地脉晶收入储物戒,顺便拿出皇甫奇的极品大刀。

杨霄听到三声咽口水的声音,分别来自门前的李寻花和鉴定灵器的老头,剩下一个是刚起身的又差点跪下的申老道。

“阿弥陀佛,快给贫僧摸摸,这应该够贫僧住一年。”申老道伸来手,两眼放光的看着大刀。

杨霄退了一步,因为申老道这时候的状态有些要抢劫他的意思。

“一边去,杨霄小弟弟,这把极品灵器是要卖给姐姐?”李寻花推开申老道,摸着大刀上的花纹,突然定了一下,噔噔噔连退三步,结巴道:“这是皇甫奇的乌金灵刀,皇甫奇真是你杀的。”

难得见到李寻花吃惊的样子,杨霄倒退一步,顺势坐在紫檀木椅上,右腿搭左腿道:“不要乱传。”

栖凤阁是售卖消息的地方,今日他从这里走后,明天皇甫奇死在他手中的消息就会传遍全城。

什么?皇甫奇是死在白衣女子手中,杨霄也没承认皇甫奇死在他手中啊,一切都是误会。

李寻花捂着胸口,许久才平复下来,向旁边的鉴宝老者询问了一句,说道:“这把乌金灵刀值五百极品地脉晶,鉴于我俩的关系,栖凤阁可以出五百五十极品地脉晶。”

杨霄似笑非笑盯着她,正当他是不经世事的懵懂少年,前世二十五年可没少遭社会毒打,这种先压低再抬高的策略,只是基本的销售策略。

李寻花被看的脸蛋微红,但毕竟是闯荡多年的草中老手,下一刻打趣道:“真坏,姐姐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一口价七百。”

乌金灵刀不管怎么卖,都会吃亏,最好的办法就是以物易物。

杨霄摇头道:“不卖,只换,我需要一件趁手的极品灵器。”

李寻花点了点头,向身后的鉴宝老者投去眼神,后者躬身行礼,退了出去。

杨幽儿来到桌边给他到了杯茶,然后坐到他左边,将椅子向右移了两下。

一旁的申老道嘿嘿一笑,坐到对面,自顾自的喝起茶,目光时不时看向路过的风情女子。

李寻花有些大胆了,坐在杨霄右边,左腿架右腿,露出光滑的玉腿,可能觉得没吸引到他目光,又将裙角向旁边提了提。

桌面上响起刺耳的声音,却是杨幽儿不满李寻花的姿态,玉手抓破桌面,吓得李寻花赶紧坐正,摆出一个正经女人的姿态。

不过她穿着一身露胸又露肩的吊裙,怎么看也是在诱惑他。

杨霄撇了撇嘴,只要不是故意勾引,他都能忍受的住,毕竟在前世这种穿着太多了。

没一会,鉴宝老者带着三位下人进来,每个下人手上都捧着一件被红布遮挡的托盘。

李寻花上前掀开第一个托盘,露出一把剑,道:“此剑名为碧灵剑,出自地师殿公孙殿主之手,乃是上好的极品灵器。”

杨霄摇了摇头,他不会剑法,即使学也不是一日两日即可成的。

李寻花诧异的看了眼他,剑修是大多数人的梦想,御剑千里外,杀人不留行,多潇洒。

她越过第二件道:“第二件是一把刀,估计你也不会喜欢,我们直接看第三件。”

掀开公布,一双古朴的拳套映入眼中,李寻花说道:“传闻上古时代有一种神兽,名为朱厌。

朱厌一旦出世,天下就会发生战争。

而这件灵器正是由幼年朱厌之心铸成,故名灾兵。”

杨霄摸了摸拳套,前白后红,其上刻画着一只白头红脚的巨猿。

杨霄轻咦一声,李寻花笑道:“不亏是地师,一眼就发现了。

灾兵是来历已久,据说是上古时代的仙器,只不过经历了时间的洗礼,上面的力量多有损失,才下降为极品灵器。

若是杨霄小弟弟喜欢这件灵器,只要再加五百上品地脉晶就可以换走。”

“这份人情我记下了。”杨霄摸着拳套说道。

灾兵是极品灵器中的极品,而他的乌金灵刀顶多算极品灵器中的上品,其中的差价不是小小的五百上品地脉晶可以补的。

他知道李寻花是看重了他的潜力,毕竟不是谁都能以凝海境杀生灵境,虽然他是假的。

闻言,李寻花笑了起来,忙活了半天不就是为了这一句。

戴上拳套,将收回的五百上品地脉晶又拿了出来,搭上申老道的肩膀往外拖。

“杨霄你干什么?”申老道大声叫道,“贫僧今晚要住在栖凤阁。”

杨霄低声道:“你帮我个忙,以后一个月的住宿费,我替你包了。”

申老道眼珠转动,搭上他肩膀,二人朝外走去。

杨幽儿松了口气,瞪了一眼李寻花,跟了上去。

栖凤阁外,屠玉轩正老老实实站在老李身旁,这样子颇像一对爷孙。

杨霄对老李的评价再度提高,屠玉轩可是屠夫的儿子。

“小少爷,小姐。”老李躬身说道,看了眼申老道,让开道路。

……

马车上,申老道和屠玉轩坐在一起,二人偷偷摸摸聊了起来,时不时发出一声淫笑。

杨霄有点后悔带上申老道,老淫鬼遇上小淫鬼,可以想象以后城主府的日子会很精彩。

在城主府下车,老李让下人将马车牵走,带着屠玉轩走向前厅。

按照屠夫的脾气,一顿训是少不了的,估计还得加上一顿毒打。

申老道看着屠玉轩的背影唉声叹气,“此子真乃吾道天才,贫僧还有上百种姿势没有跟他探讨,真乃平生所憾。”

杨霄没好气道:“住在一间院子里,还怕遇不见。”

提步朝梅园走去,旁边杨幽儿小跑上来,挽住胳膊,朝他笑了一下。

申老道左手抓着从厨房顺过来的鸡腿,右手拎着小酒,打量梅园,道:“我住在哪间?”

杨霄指了指右边的院子道:“你住在隔壁。”

梅园只有两间房,一间他住,一间是杨幽儿的,所以来之前他就像老李要了旁边的院子。

回来时,天已经黑了,杨幽儿做了一桌小菜,三人在院中赏雪吃饭。

申老道抿了口酒道:“让贫僧做什么事?”

杨霄放下筷子,道:“跟我杀个人,也不用你出太大力,只要跪一下就行。”

公孙拓是生灵境高手,只要申老道使用叫爹必死术,杨霄就有把握杀了他。

申老道翻了翻白眼道:“你不是天候的侄子,想杀谁,让天候帮你不就行了。”

申老道说的他也不是没想过,只要屠夫是大周的侯爷,让他公然杀害地师殿殿主,很有可能会给他带来麻烦。

而杨霄就不一样,他是个闲人,只要处理得当,屠夫再隐瞒一下,大家过不了多久就会忘记此事。

摇头道:“此人只能我自己对付。”

申老道夹了块菜,道:“那还要贫僧做什么?”

他道:“两个月。”

申老道端起酒杯,在他酒杯上碰了一下,“成交。”

喝完酒后,三人各自回房休息。

杨霄坐在暗室低头沉思,灵器有了,现在就缺一门灵决,明天可以去百法楼中挑选一部。

百法楼中有屠夫修行以来,收集的各种灵决,想找到一部适合他的应该不难。

一夜打坐,灵海增长了一百里。

杨霄吃完早饭,前往百法楼。

百法楼在春府,建立在池塘之上,周围有数十高手守护,一般人根本近不了百法楼百米之内。

通向百法楼的是一条木板小道,杨霄走在上面,低头看去,池塘中各类鱼儿游动,这时候若是往潭中撒下鱼料,一定是副群鱼争食的画面。

突然,一抹黑影在水中闪过,吓杨霄一跳。

这抹黑影十分巨大,几乎占据了四分之一个池塘。

莫非潭中养了妖兽,屠叔这也太小心了。

杨霄心想到,刚才那只绝对是生灵境的妖兽。

恐怖的气势让他现在想起都有点心惊。

嘭!

一条大鱼跃出水面,铺天盖地的潭水向杨霄洒来,他摄来一块大石将潭水挡住。

“小蓝。”

杨霄呼唤道,刚才那只大鱼跟神鲲十分像,只是体型变小了。

再联想当初送给屠夫的神鲲精血,不难想象这是小蓝吞下后的模样。

大鱼再三跃起,跟小蓝的性格何其想像,杨霄这下彻底确定了它的身份。

哞~

大鱼在空中叫了两声,语气中有些兴奋。

杨霄赶紧走到阁楼,小蓝现在明显是兴奋过头,再这样下去,他迟早得湿身。

“我先进去,过两天再来见你。”杨霄转身进入百法楼。

小蓝的蜕变好像出了问题,离不开水潭,这时候还是不要招惹它,以免被拖下去,变成陪聊工具人。

第一层摆放了上百种灵决,随手打开一本,是一本名为百战刀法的下品灵觉。

继续翻了两本,都是下品灵决。

杨霄猜测下一层摆放的是中品灵决。

走上第二层,这一层的灵决少了起来,只有五六十本,估计上面的还要更少。

略过第二层,往三楼走去,他现在的法力,足够施展上品灵决,若是实在找不到适合的,或许会下来。

三楼的灵决只有二十多本,杨霄一本本翻了过来,最后拿起一层名为大魁星的拳法。

此术颇为强横,法力越强拳法威力越大,若是有足够的法力,足以睥睨极品灵决,正好适合杨霄的百万里灵海。

将大魁星收入储物戒,杨霄朝上面走去,他想看看百法楼有几层。

四楼总共有五本灵决,都是极品,翻了翻并没有拳法。

走到楼梯处,正向往上走,一道光幕拦住了他。

杨霄皱了皱眉,这是阵法,五楼上有什么,需要阵法来守护。

“小少爷,侯爷交代了,现在上五楼对你未来的修行不好。”身后响起熟悉的嗓音。

回身看去,老李不知何时来到他身后。

杨霄嗯了一声,走到窗边,低头看水潭,里面小蓝时不时冒出个头,看到他时,一口水流喷了上来。

下意识退后一步,水流还没有射上来,就被一道蓝色光幕挡住了。

杨霄瞳孔一缩,外面竟然也有阵法守护,他竟然没发现。

他道:“小蓝这是什么情况?”

老李笑道:“无碍,神鲲的精血太强大了,小蓝一时消化不了这么强大的力量,等过些时间,就可以离开水潭。”

杨霄看向小蓝的方向,含笑点头,没有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