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小白龙血统卡

无限电玩城 鸿飞一羽 2624 字 1个月前

眼见萧雨用此招救了陈羲,顺带将自身的生命也完全恢复,牛魔王却是嘿嘿冷笑,拄棍而立,任由萧雨的碧雨甘霖施展下去。

“夫君,为何不乘胜追击,诛杀此二贼?”铁扇公主见状忍不住在后方高声喝道,语气中满满的恨意。

牛魔王扬手冲着后面一摆,依然默立不动。

直到二人恢复已毕,萧雨的技能完结,牛魔王才傲然开口道:“拿出尔等最强的技能来吧,能死在俺的棍下是尔等莫大之幸也!”

陈羲与萧雨对望一眼,都知道此时已到了最后的时刻,二人均已经弹尽粮绝,生死便在这最后一搏了。

当下二人灌下最后的回灵丹和仙酒,补满了灵力,而后二人身上光焰冲天而起,两个最终绝技瞬间爆发而出。

“烛龙神息!”

“光霞万里诀!”

赤红色的烛龙幻像骤然升起,天空中再次布满了万道霞光。

刹那间,烛龙张开巨口,喷出了沛然狂烈的神风之息,绚彩缤纷的霓霞光焰也随即从天而降,直向牛魔王狂涌而去。

“不过如此!”牛魔王狂啸一声,猛然双臂高举混铁棍,天空陡然阴沉下来,一个巨大的阴影登时遮蔽了半个天空。

身躯长达数百米,形如苍黑巨牛,但头上无角,身下只有一足,双眼红光四射,犹如两颗血红的星辰。那巨怪猛地张开山洞一般的大口,发出震耳欲聋的如雷狂吼。

“夔牛震天吼——大力牛魔王终极技能!”

那天上的巨怪竟然是传说中的太古凶兽夔牛!

陈羲和萧雨登时只觉刺耳的雷鸣声直刺入耳,无形的音波以牛魔王为中心辐射而出,立时将便将烛龙之息和七彩霞焰生生挡住。

“吽……”牛魔王上空的夔牛仰天怒吼一声,刹那间,烛龙之息倒卷而回,万道霞光圣焰登时黯淡。

“吽昂……!”夔牛第二声吼,陈羲已被震得血量清零,瞬时化光而亡,萧雨也已是五官溢血,娇柔的身子犹如一只中箭的雨燕一般跌落下来。

“吽昂昂……”夔牛第三声吼起,萧雨再也承受不住,立时血量清零,化光消散了。

终于,此次的西游游戏攻关,打到了第五关的大BOSS牛魔王处,还是失败了。

陈羲眼前一黑,随即便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那片结算奖励的星空之中,紧接着身旁人影一闪,却是萧雨也出现在了旁边。

二人相视苦笑,虽然早料到过不了牛魔王这关,但也没想到输得这么稀里哗啦。当然这主要是陈羲战力还太低的原因。

眼看陈羲一副沮丧愧疚的神情,萧雨柔声安慰他道:“其实我们能打到第五关已经是奇迹了,陈羲,你表现得真的很棒,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和小队一起攻略西游伏魔了!”

陈羲知道萧雨在宽慰自己,笑着点点头问道:“这第五关过了以后,还有几关?都是什么样的?”

“第六关是毒虫关、第七关的鼠兔关、第八关是狮驼国,然后就是最后一关隐藏关极恶秽土”萧雨伸出玉葱似的指头,如数家珍地道。

“等等,等等,这些关也就狮驼国我知道,其他那些个我怎么听都没听过啊?”陈羲一头雾水地问。

萧雨轻轻一拍脑门,娇憨地道:“哎呀,不好意思,说的都是游戏者对西游关卡的俗称。第六关其实是七绝岭、盘丝洞、黄花观、琵琶洞四幕组成的,全是西游记中的毒虫蛇蝎妖怪,不知怎么被系统合为一关了。”

“第七关之所以叫鼠兔关,是因为把玉兔精和金鼻白毛老鼠精融合到一关的缘故,第八关狮驼国我就不多说了,西游里最著名的一段。”

“至于最后一关极恶秽土其实是电玩城系统虚构的隐藏关,里面的妖怪一个小兵都是小boss的实力,难度高到极点,至今电玩城里还没有人能通过极恶秽土这关呢。”

“什么?你们也没打过?那你们得到的那些西游伏魔的技能和道具,还有电玩城里流通的那些卡牌是怎么来的?”陈羲惊讶地问。

“嗐,西游的设计比较特殊啦,只要通过了第八关,再去天庭商铺就会将我们传送到太上老君的兜率宫,除了奖励一次抽卡机会外还有一件高级道具,作为征战极恶秽土的奖励。所以只要打过第八关,至少都有一次抽卡奖励的。”

“更何况前八关里还要很多小环节是可以得到抽卡奖励的,比如你通过的鹿力大仙隔板猜物,比如刚才我们得到的善财童子像道具……”萧雨娇笑盈盈地解释道。

陈羲一听这才了然,此时星空中的大屏幕上二人闯关的经过已重放完毕,系统已提示游戏者开始上前抽奖了。

还是轮到萧雨第一个抽卡,她快步上前,这次她总共有两次抽卡机会,一次是陈羲通过了鹿力大仙的隔板猜物挑战,得到一次抽卡奖励,另一个是陈羲使用了善财童子像得到的。

很快,萧雨选中了第一张卡,卡牌翻转过来,却是一张青铜卡,卡面上却是小白龙敖烈挥枪直刺,一道白龙气劲勃然而发的画面。

“蛟龙出海——小白龙敖烈技能卡。”

萧雨回头冲着陈羲嫣然一笑,意思是这卡陈羲能用得上了,紧接着她又开始了第二次抽卡,卡牌翻转后一道银光闪过,卡面上衣着暴露,搔首弄姿的美女,手中还提着一条狐尾拂尘。卡牌下面注释为“万寿狐族狐妖女”。

原来是一张狐妖女的召唤银卡,萧雨一见喜滋滋地走了回来。陈羲忍不住问道:“这张卡很不错吗?看你高兴的样子。”

“当然啦,别看是张白银卡,能卖的点数可不比一些低端黄金卡差了。有很多渣男对这种美女召唤物的卡牌趋之若鹜的。但是出的概率极少,想不到这次一下就抽中了,”说到这里,她用一对美眸警惕地扫了陈羲两眼,冷声道,“陈羲你可不许学那些人哦,否则……哼哼!”

陈羲哭笑不得地道:“好好的怎么转到这话题了,我怎么会干那么变态的事呢?”

“哼,这还差不多。”萧雨满意地哼了一声,拍拍陈羲的后背,“好了,少年,快去抽卡吧,系统都催了。”

陈羲苦笑着向抽卡区域走去,其实即便他没有认识萧雨,也不会做这种拿召唤物发泄欲望的事情的,倒不是他装纯,而是心里面确实无法接受。

试想,这些从卡牌召唤出来的生物,究竟算什么呢?即便有自己的意识和神智,能算得上真正的人类吗?当然,如果是像月灵那样的人类,有独立身份和人格的剧情人物还好。

但以目前所见的其他女性召唤体来看,紫衣女尉的体内经过了Z病毒调制及电鳗基因改造;林部女忍者则经过Z病毒和恐龙基因的调制;至于狐妖女和那第三关见到的妖鹿女冠根本就是妖精。陈羲自问自己还没有那么重口。

他边想边走上前开始抽卡,这次他通过鹿力大仙隔板猜物隐藏剧情获得抽卡奖励一次,因为是电玩城内首个通过隔板猜物的玩家,因此又获得自己单独奖励抽卡机会三次,最后是善财童子奖励抽卡一次。因此一共可以五次抽卡,简直比通关奖励还多了。

更可喜的是,这次陈羲的人品又开始大爆发了,第一张卡牌翻过来,就是一张金卡,卡面上乃是一条银鳞白龙腾云而起,白龙上方是敖烈持枪傲立的景象。

“小白龙敖烈血统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