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你是个软饭王

“不对吗?”燕禹撇撇嘴,有点失望,“我看话本子,说一对夫妻貌合神离,从不同房,话不投机,就是夫君厌弃了妻子,外头有了新欢,故而要休妻纳新人进门呢。”

楚霁风脸色更沉:“再抄十遍,什么时候抄好,什么时候吃饭!”

燕禹好像是被天雷劈了一下,险些回不过神来。

再抄十遍,不就是二十遍吗?

等他抄好,手都要废了,还怎么吃饭嘛!

“父亲……”燕禹想要撒撒娇,免了这次的责罚。

“三十遍。”

燕禹直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楚霁风挑眉,盯着燕禹:“住嘴。”

“我肯定不是父亲亲生的,肯定不是!”燕禹哭喊着,眼泪啪嗒啪嗒掉在纸上,晕开了字迹,“我在路上,都是看到父母如何疼爱他们的孩子,可父亲从来不对我笑,还一味罚我。”

楚霁风再冷的心,看见儿子哭得这么凄惨,哪能受得了。

他过去,动作粗苯的给燕禹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儿,生硬说道:“罚你,是为你好,是让你记住以后不要再胡乱说话。”

“我胡乱说什么了,父亲和母亲就是貌合神离,连个妹妹都生不出来呢!”燕禹心里委屈,“你既然厌恶母亲,就不要再强行在一起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比如哥哥说的那个新娘亲就不错。

他不是没良心,而是母亲似乎因为父亲不宠爱她,所以母亲也厌恶了他们兄弟两,看着他们的眼神都是不和善的。

他们以前小还不懂,现在长大了点,他也看了不少话本子,就明白了父亲和母亲恐怕是政治联姻,所以他们并不相爱。

既然如此,何必要互相折磨?

楚霁风噎了噎,决定了回去黎国之后,就将那一柜子的话本子全部烧掉。

到底是自己儿子,得哄着。

“我和你母亲,不是那么轻易就说分离的。”楚霁风说道。

“为何不能?我和哥哥都选你。”

“不是这个原因,你还小,你不懂。”

“我快五岁了,我不小了!”燕泓握紧了拳头,“父亲就是不喜欢母亲,你只是想要诸葛家的支持!”

楚霁风蹙眉看着儿子,没想到他这也懂。

不过想想也是,他的儿子嘛,自然是聪慧的。

“权利和联姻自然是不可分割的。”楚霁风道。

燕禹别过头,对他的崇拜之意减退了不少:“原来父亲还要靠着女人得到权利,我算是明白了,父亲是个吃软饭的。”

“燕禹!”楚霁风是怒了。

“我就要说!虽说我们是燕氏后裔,肩负着复国大业,但这样做人太没意思了!难道为了复国,我们就只能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娶自己不喜欢的人吗?”燕禹气势冲冲,现在倒是没有半点畏惧之色了。

他是弟弟,还可以有点喘息的机会,可***后要继承肩负起一切,是没得选择的!

他们都不心疼哥哥,可他心疼呢!

楚霁风紧绷着脸,最后终究是叹息一声:“你这小鬼,怎么懂这么多道理呢。”

燕禹眼睛还通红着,道:“当然了,樱珠姑姑把哥哥当成继承人培养,只给他读一些治国的书籍,我就不一样了,我什么书都读,自然没有哥哥那般死板。”

后面的话他不敢说,父亲你这软饭王也很死板。

楚霁风沉思了会儿,便说道:“好了,今日就不罚你了,去吃饭吧。”

燕禹不敢相信,哭一哭就完事了?

楚霁风猜到了他的心思,道:“下不为例。”

这已经足够让燕禹欢喜的了,他起了身,往楚霁风脸上亲了一口:“多谢父亲!”

随后就赶紧跑去楼下,免得楚霁风反悔。

楚霁风没有动,细细回味着儿子刚才说的话。

其实他哪里是吃软饭的,相反,那些贵族在东海定居多年,虽有复国之心,却没有复国的行动。

既没钱又没兵,简直是一穷二白。

是他先在东海岛进行改革,再去黎国做起了生意,囤积了不少钱财,随后再进黎国的朝堂,夺得国主之位。

诸葛家是起了点作用,但换了其他家族,他亦是能办到的。

听樱珠说,他是与诸葛妍儿情投意合,所以成亲生子了,可他现在无论怎么看诸葛妍儿,都是觉得讨厌,更不愿意让她碰自己一下。

他以前是不曾怀疑过什么的,但此次来了大启京城,他觉得此处既有点熟悉却又甚是陌生,总感觉自己以前来过这儿。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他不会光听樱珠和诸葛家的话,或者说,他不是傀儡,他已经有了点力量能够为自己做决定。

正如儿子所言,做人若是不痛快,那还做什么人?

那些人给自己灌输复国的思想,想要操控他,也得看看有没有这个能耐。

思及此,他拿上了面具,翻窗下去。

来的是出了名的惠民馆。

听说此处有个蛊医甚是厉害。

前头有百姓排队,他直接越过。

东明宇赶紧喊着这个戴面具的奇怪人:“你干什么?想要看诊就排队!”

百姓都给他投去鄙夷的目光。

穿得倒挺好,人品却不咋的。

楚霁风直接拿出一锭金子来,放在桌面上:“我先看。”

东明宇翻白眼:“不成,来我们惠民馆,就得按规矩排队!”

楚霁风没想到还有人不喜欢金子,他对东明宇更加欣赏了,直接掏出了不少碎银,往街上一洒:“谁捡到就是谁的。”

那都是碎银啊!百姓哪里还顾得上排队,全都挤到街上去捡银子了。

东明宇嘴角抽了抽,这个人真是……

然而楚霁风已经走到他跟前,道:“现在轮到了我。”

前头无人排队,的确是轮到楚霁风了,东明宇刚才说过的话不能反悔,只能认了。

他请了楚霁风坐下,道:“摘下面具吧,我得看看你的脸色如何。”

“不必,你把脉即可。”楚霁风伸出手,声音暗哑。

东明宇心有不悦,但想着这是彰显自己医术的时候,便由着他了。

本来是信心十足,而后就眉头就紧紧皱起。

奇了怪了,这人的脉象真的是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