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 杰斯是为了报复

真相总是令人如此唏嘘,于素素接近威廉士别有用心。金英武利用于素素,不仅在江夜宸这里接点任务做事,还获得了无限的利益成就。

“我不知道那个冰箱里有人,也不知道干妈抓走的人是谁。我根本不想伤害素素,素素,我以为那只冰箱是空的。”

威廉士也回忆了起来,他流着泪,没有多少失去财富的痛苦,反而看着于素素更觉得难过。

“威廉士,现在你们遭到报应了,我穿着冻结的爱,让你为非作歹的养母,画上了句号。我的杀母之仇报了,和你逢场作戏到此为止了。我真正的男朋友,是我身边相爱多年的恩人。”

于素素不愿意看威廉士的眼泪,她挪开眼,绝情的告别。

“听见了吗,抄袭的垃圾养的小丑,可以从我女朋友面前滚开了。”

金英武抬起脚,戾气很重的踢了威廉士。

“素素,你也可以把我关进冰箱,我能接受你的惩罚。我别的不要,只要你这个人。”

威廉士摔在地上,捂着胸口还不肯退步,他深情款款望着于素素,“你不要再被别人利用了,这个人不好。你是他你女朋友他都把你送给我了,他对你能有真心吗?”

于素素漂亮的脸上,听到利用二字,僵了一僵。金英武的脸色沉了下来,这件事一直是他最不能提及的心结。

威廉士还在喊,“素素,我不会舍得把你送给任何人,我是真正爱你的男人所以做不到!”

“百无一用的蠢材,你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给我滚出去!”

金英武愤怒的又抬起脚,想再踢下威廉士的左胸口时,于素素突然相劝,“算了英武,他也不过是个养子。化妆间路过的人多,我们走。”

“饶你一命,再敢来骚扰,我卸了你的脑袋!”

金英武的戾气又重了很多,于素素的阻拦让他不高兴,不过他还是忍了一下。

“素素,我不会放弃你,就算我的生命要受到威胁,我也是你的丈夫。咱们结过婚了,领取了结婚证,是要一辈子在一起的。”

威廉士居然还锲而不舍的说着。

金英武瞬间怒了,又一脚下去,“我割了你的嘴!”

“英武!”

于素素捂了下嘴,她的眼里不可抑制的露出伤痛,望着遍体鳞伤吐血的威廉士,差点想冲过去。

战争接近白热化了,南湘站了出来。

她摘下墨镜,“几位别来无恙。”

看见南湘,金英武和于素素全部都软化下来。

“江少夫人?”于素素对她问候,可眼神难躲藏的往威廉士身上扫,被南湘看进去了。

“嫂子好。”金英武拉了下衣领,见者南湘,戾气散去了很多。

“长话短说,我要这个人。另外,如果你们愿意,也可以配合我查点事情。”

南湘看看威廉士,了当的提出需求。

“可以。”

于素素答应了,金英武也没二话。

三个人进入化妆间,威廉士被单独抬进来,洽谈了一个小时。南湘得到几个有用的信息,回去了车上。

“这水也太深了吧?谁能想到啊,法利那么大的知名公司,会是抄袭跟风火的,法利夫人还逼死了原创作公司的工人。我真是瞎了眼了,才来这里实习上班。”

南湘在车里,和班华聊着,没有避开黄婵娟。有的事开始泄露风声了,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从前没有闹的满城风雨,现在就不一定不会。

黄婵娟捶胸垂足,原则性很强的喊,“理事,我要辞职,这种龌龊的公司,我一刻待不下去。”

“理事,我不是说你不好,你只是接手的,我的憎恨和你无关!”

南湘没多理会黄婵娟的胡闹,开口道,“杰斯的事,威廉士知道一些,杰斯当年进了少年组珠宝大赛的评选,他的作品被法利的一个评选官,也就是吴绍光给偷窃抄走了。吴绍光的胡作非为,受到法利的允许,他们是一丘之貉。后来杰斯在总决赛,因为抄袭被瑞馨刷下去了。我看的那些CD,就是当时的记录。”

“杰斯被封杀之后,只有法利始作俑者肯要他。他藏起恨意,故作什么都不知道进了法利。”

班华接道,“所以说,杰斯在法利这么多年,为的不是什么职位和钱财,而是报复法利。”

“如果没有遇上喜欢的女孩子,他可能没有变化思路。左家的左莉莉,法利一个新晋设计师,是他喜欢过的人。他一直没真正对法利下手,是左莉莉影响他了。后来左莉莉和法利相继意外死了,他肯留在法利,应该只是怀念莉莉而已。”

“原来他有喜欢的人了……”黄婵娟碎碎念了一句。

班华看的同样明白,“对,杰斯的行为看似很奇怪,他其实是把执念放下了,左莉莉那个女孩带给他阳光。”

“他现在的成绩,跳槽到哪家知名公司都可以,偏偏去了瑞馨。大概只是想指引我们,来完成他完成不了的事情。”

南湘凝起了眉头,她解开的秘密,只有于素素和威廉士的恩怨过往,以及杰斯和法利的真正纠葛。

“瑞馨和法利一定有故事,和我母亲有关的故事。”

她道。威廉士她单独问了话,告诉了她被法利收养的真正秘密,但是这点不能随便说出来。

“这个故事,如果由着你和江总一起来解开,想必会没难度了。”

班华突然一笑。

南湘心头一松,她就知道班华是江夜宸派来的,对方办事说话拿捏的也都到好处。

于是她终于放下不满,主动问了句,“他最近在做什么?”

“每天都很冷漠,大概是相思病吧。”班华笑着说。

南湘嘴角绽开笑,“走吧,回家。”

车子从模特公司开走的时候,南湘的眼睛一直看着窗外,看到了一个奇观。

金英武甩车门愤怒的离开了,似乎发生了巨大的矛盾。

于素素挎着她的包,没有顾发怒的男友,走向了地上落魄的和乞丐一样威廉士,将人扶了起来……“这世间的爱情啊,我觉得都是折磨人的吧。谈什么爱,还是我的瓜子花生好吃,我就做个八卦的路人最好了。”黄婵娟垂头丧气的吐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