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少年游——屏游番外(六)

东宫藏娇 十七年柊 2362 字 8天前

第二天醒来时,头痛欲裂。

她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回忆昨晚的事。

大约第一口酒下去,她就有些醉了。

也可能是看到他的伤,一时着急冲动。

放在现在,她是绝对说不出“我可以养你”这种话的。

他好像还笑着答应了。

后来她又喝了一碗酒,好像还说了许多话,记不清了。

记不清自己怎么睡下的,也不记得都说了些什么。

应该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身上还穿着昨天那套衣衫,酒味未散。

她起身换了衣,惴惴不安地出了屋子。

一开门就觉满院是风,定睛一看,却是魏少游在舞剑。

大约察觉到她出来,他便停下了动作,将充作佩剑的的树枝往角落一扔,冲她笑道:“还以为你得睡到中午呢!”

她目光定在他身上,有些雀跃。

他今天换了一身新衣,是她这几天刚为他做出来的,就放在他的床头。

因为赶着让他一回来就能穿上,样式做得十分简单,但穿在他身上依然很好看。

魏少游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新衣,道:“很合身!”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夸赞,却听得她脸上发热。

魏少游抬起头,冲她笑了笑,语气有些温柔:“阿柳有心了。”

她心头一跳,问道:“昨晚……我是不是喝多了?”

他摸了摸下巴,道:“不多吧?也就一碗。”

“那……我都说了什么?”

“你说要养我啊!”他眸中盈满戏谑笑意,“不会反悔了吧?”

“没有没有!”她急忙否认。

可是……就这些吗?

她想再问,又不敢再问。

“早饭在锅里温着,快去吃吧!”魏少游催促道,“吃完了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儿?”

“去衙门领赏!”

她停步回头,错愕道:“你、你抓到逃犯了?”

魏少游比她更惊讶:“我会抓不到?”

她有些发窘:“昨天没看到你抓人回来……”

他拖到第七天晚上才回,还带着伤,这一趟的艰难可想而知,也没有像上次一样抓了人回来,她才猜测他失手了。

魏少游啼笑皆非:“难怪说要养我呢!原来是安慰我的话!”

“也不是安慰……”她讷讷道。

“昨天回来正好碰到县衙的张捕头,就直接把人犯丢给他了,省得带回来碍眼,”他解释道,“今天我们一起去领赏,回来正好去集市看看,家里添置点东西!”

她点头。

梳洗罢,吃过早饭,正要起身收拾,魏少游却一把将她的碗筷抢了去,笑道:“既然你养我,我总得干点活是不是?”

刚还说领赏银去集市呢!

她望着他的背影,心中嘀咕,忍不住抿唇一笑。

这时——

“咚咚咚!”门敲响了。

她心里一个“咯噔”,一下子就想起了何小寒,也想起了何小寒问起魏少游时的神色。

“我去开门!”她喊了一声,忙不迭跑出去。

门外却不是何小寒。

“原本约了今天交货,我见你没来,顺路过来看看。”来的是绣庄的孙老板。

她面露愧色:“家里有点事耽搁了,实在对不住。”

孙老板虽然是个商人,外貌却儒雅温善,待人也十分和气,听她这么说,只是笑笑,安慰道:“无妨,我也是正好路过,君姑娘便将绣品直接交给我罢!”

她越发羞愧:“还差一点,我今天傍晚送过去可以吗?”

昨晚魏少游回来,她便欢喜得什么都忘了。

孙老板还是笑:“不急不急,之前就觉得君姑娘绣活做得太快,可能是夜里赶工了,其实大可不必,君姑娘要是有难处,我这儿也可以预支工钱。”

她涨红了脸,连连摇头:“不用不用,没有难处!”

孙老板笑了笑,改口问道:“上回向姑娘提的事,姑娘考虑得怎么样了?”

“什么事?”身后突然传来魏少游的声音。

孙老板脸色变了变,看着她身后问道:“君姑娘,这位是?”

她回头看着魏少游,犹疑道:“是——”

“我是她主人!”魏少游睨着她道。

孙老板震惊地看看魏少游,又看看她。

她低头不语,默认了下来。

“你上回同我家阿柳提了什么?”魏少游问道,脸上似笑非笑,姿态有些吊儿郎当,看着并不怎么友好。

她听着“我家阿柳”几个字,将脸埋得更低了。

孙老板沉默了片刻,道:“君姑娘的手艺很好,我们绣庄想和君姑娘签个长契,工钱会比散收的——”

“不考虑!”他没听完就拒绝了,“我们不考虑!”

孙老板没再说什么,匆匆告辞了。

魏少游把门一关,转身看着她,嗤笑了一声,道:“我才走了几天,你就打算把自己卖了?良心呢?”

“我没有……”她看了他一眼,见他仿佛有些生气,忙解释道,“我本来就打算等你回来再商量,孙老板开出的条件很……好……”心里突然有些难过,声音也低了下去,“我总不能一直靠着你,你要是走了呢……”

他沉默了一会儿,道:“那个老板心怀不轨,换一家!”

她睁圆了眼:“孙老板人很好啊!”

“好什么?”魏少游冷笑一声,“你没发现他眼睛都黏在你身上了?”

她顿时涨红了脸:“没、没、你、你胡说!”

“我胡说?”魏少游眼中浮现怒色,“人都找上门了,还说没企图?他怎么知道你住这儿的?你告诉他的?我不在家,你就随随便便把家里告诉个陌生男人?”

“我没有!”她脱口而出。

她怎么会这么冒失?孙老板应当是自己打听到的。

魏少游神色一怔,随即笑了起来。

她垂下目光,心里刚刚涨满的难过委屈突然烟消云散。

“没有就好。”他说着,抬手要来摸她头顶。

她冷着脸躲开了。

他轻咳两下,低声道:“是我误会阿柳了,我知错了,阿柳能原谅我么?”

她别开脸,虽然心里是一点也不怪,甚至莫名有些欢喜,可他这话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

魏少游笑了一声,道:“时辰不早了,我们去县衙吧?”

她站着不动。

他拉了拉她的袖子。

还是不动。

突然,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直接拖了出去。

这半年多,也不知多少次握住他的手借力登山,可这回,明明只是隔着衣衫握住手腕,却教她一路面红耳赤,甩又甩不开,只能埋着头跟在后面,心虚得觉得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直到到了县衙外,他才放开她的手。

领赏的事很顺利,那位张捕头好像同魏少游挺熟,还笑着问了一句:“这位姑娘是?”

“她叫君柳,以后还请张兄多多照应!”魏少游答道。

她觑了他一眼。

怎么这回没说是她主人了?

刚出县衙,便听到有人不太确定地喊了一声:“魏少游?”

是个女人。